必喆网络同时指出

必喆网络同时指出

2018-01-13 22:32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市工商局相关负责人此前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指出,这种行业具有博彩性质,不过从工商部门的相关法律来看,并不违法,但如果涉及诈骗,将由公安部门处理。

不过,“必喆网络”同时指出,大平台由于流量大,无论是否作弊都可以赚钱,加之要顾虑母公司声誉,所以基本不会作弊。

对此,名为“zheng120501”的网友在 百度 贴吧“1元夺宝”发帖指出,即便平台公司不造假,也不能排除技术人员造假的可能。有程序就可以做假,因为程序是人编写的。该网友同时指出,“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概率上先中奖的那个人,但这是不可能的,总有人要填坑。”由于抽奖商品存在溢价,即便平台不作弊,机会均等情况下,多数人也是要亏钱的。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抽奖式有奖销售,最高奖的金额不得超过5000元。为了规避法律风险,一元夺宝类app一般用“虚拟币”代替具体金额。此外,还有部分平台通过将奖品改成商品“x年使用权”的形式来规避法规限制。

近日,记者注意到周围许多朋友都在玩一种叫作“1元夺宝”的抽大奖游戏。1元就能夺宝?这听上去似乎有点儿悬。

消费者对这种模式的质疑归根结底还是集中在“公平、公正、公开”方面。在这种模式下,由于缺乏第三方监管,核心数据完全掌握在商家手中。对此,赵占领表示,目前国家对此并未强制要求第三方介入,不过第三方的介入在一定程度上能解决模式不公开、不透明的问题,也能增强企业公信力。

昨日,就“1元夺宝”的监管,以及平台方、奖品提供方之间的关系、平台方如何保障活动的公开公正性等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了网易方面,得到了如下回复:网易“1元夺宝”是一个绝对公平公正的平台,最终结果结合网易不可控制的第三方数据,确保没有任何一方可以干扰计算结果。信息公开透明,用户可以随时查看每个商品的参与人数、参与次数、参与名单及获得商品的信息等记录。

“目前对于此类活动的监管,主要是看活动是否存在虚假宣传,是否依照承诺兑现奖品。为了保证结果的客观公正,网络平台最好选择让公证机关进行公证。对于参与者而言,不宜寄予过高期望,对于中奖率等宣传应该理性看待,谨防上当受骗。”赵占领表示。

“1元夺宝”的诱人之处在于抓住了人心,大家都希望以低廉的价格获得心仪的商品,可这种抽奖活动究竟是馅饼还是陷阱呢?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这类平台实际上出售的是一种中奖机会,是变相销售博彩,而且为规避法律法规关于抽奖最高金额的限定,部分平台使用虚拟币代替了具体支付金额。此外,部分平台的抽奖规则存在漏洞,信息不透明可能为平台作弊留下空间。

点击旁边的问号图案,则显示说明如下:“一元夺宝众筹平台”是以“众筹”模式为各类商品的销售提供的网络空间。在本平台,商品被平分成若干等份,支持者可以使用夺宝币支持一份或多份,当等份全部售完后,由系统根据平台规则计算出最终获得商品的支持者,其他支持者则可获得相应的“宝石”。平台帮助中心的说明显示:商品由入驻一元夺宝众筹平台的发起方提供。

值得一提的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夺宝”商品抽奖一次所需参与人次折合金额普遍较该商品在其他渠道售价高出不少。以前述iphonese (16gb)为例,昨日(7月4日)下午,四款颜色的机型在 京东 自营和苹果中国官网的售价均为3288元,在网易“1元夺宝”平台按总需人次3888,夺宝单价1元/人次计算,每台为3888元。

“我个人认为,这种活动与我们通常所理解的赌博有所不同,加上现有法律也没有对赌博进行严格的定义,所以目前还难以断言是否属于赌博。”知名it律师赵占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1元夺宝”抽奖活动跟很多电视节目中的短信抽奖类似,是否能获奖具有一定的偶然性。

目前这类应用和平台可谓多如牛毛,除了 网易 、 迅雷 等知名互联网公司外,还有难以计量的小公司参与其中,在 苹果 appstore里输入“1元夺宝”,会出来众多名称相近的app。

在他看来,“1元夺宝”活动只是一种以众筹之名进行包装的有奖促销方式。众筹通常由筹集人通过众筹平台发起,而“1元夺宝”活动推出之初尚不确定谁是筹集人,最终所有参与者投入的资金总额和获奖者所获得产品价值总额也可能完全不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发现,所谓一元夺宝,其实就是当下流行的互联网“一元众筹”+抽奖,由商家提供奖品,参与者只需要最低1元钱就能够获得对应的号码,等凑齐平台规定人次后,平台将按照既定的规则抽出一个幸运码,幸运码的拥有者将获得该商品。

对于“1元夺宝”,大家可能并不陌生。比如,网易邮箱登陆页面便有“网易出品1元夺宝”的导流选项。记者顺着其“推荐”页面的“1元夺宝”栏所展示的“苹果apple iphonese 16gb颜色随机”,点击进入商品页面,发现显示的主要信息包括:“每满总需人次,即抽取1人获得该商品”,以及一元夺宝期号和该期抽奖的进程条,提示总需人次和剩余人次。

此外,迅雷也有自己的“1元夺宝”平台,各平台之间的运作机制颇为类似。

比如,平台可以内部设定买入若干抽奖人次(与超额利润对应),与消费者进行对赌。如果平台中奖,则净赚所有参与者的抽奖金额;如果用户中奖,则赚得口碑,也不会亏钱。

天下掉馅饼的好事儿也让不少消费者产生质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虽然在各类“1元夺宝”网站的抽奖商品栏中,总有不少中奖者晒帖晒幸福,但网络上关于获奖者内定甚至平台诈骗消费者的质疑声却从未断绝。除了前文提到的平台运营方与消费者进行“对赌”式抽奖外,如何产生每期的“幸运消费者”是网民质疑的焦点。

目前“夺宝”类软件能参与抽奖的商品门类五花八门,大到宝马汽车、百万房产,小到家居三件套、一杯咖啡……一元夺宝的互动和营销形式,如同万金油一般被应用于各行各业。

那么,通过互联网平台以“众筹”模式进行的类似“1元夺宝”活动,目前如何监管?对于参与抽奖的用户而言,从法律层面又有哪些要注意的问题呢?

赵占领向记者表示,2014年底,证券业协会对于股权众筹起草了管理办法并公开征求意见,目前还未正式颁布实施。除此之外,目前我国对众筹没有任何直接规定,只是依据证券法等法律去规范股权式众筹,依据非法集资相关法律规范债权式众筹。

对于这种设定, 搜狐 公众平台名为“必喆网络”的公众号指出,这实际上为相关平台留下了作弊的空间。

也就是说,平台的定价较市场主流售价要高出18.24%,平台和商品提供方即使真实、守约地向中奖者送出一台手机,也是有的赚。换言之,其实是很多希望成为幸运儿的消费者一齐出钱,最终成就了一个幸运儿,同时让平台及相关方赚取了超额利润。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